<pre id="kmuws"></pre>
    <track id="kmuws"></track>
    1. <p id="kmuws"></p>
      <pre id="kmuws"></pre>

        

      市州:成都 南充 綿陽 德陽 自貢 瀘州 廣元 遂寧 內江 樂山 宜賓 廣安 達州 巴中 雅安 眉山 資陽 攀枝花 阿壩 甘孜 涼山
      首頁 > 鄉鎮

      遺忘的瑰寶-陳三狀元故里大橋鎮

      發布時間:2021-07-03 18:51:10    四川傳媒報道網    瀏覽量:   本網韓勇

        在川北的南部縣大橋鎮這個被遺忘的角落里,有一個宋陳三狀元讀書處“漱玉嵒”,這里環境優美,一片竹林遮天蔽日,修竹間,一條小道曲徑通幽,竹林后有水聲潺潺,如鳴佩環。林盡水源,便見一巨大天然石洞,洞高4米,寬30米,深6米,洞口上壁有瀑布垂下,如一道珠簾。是陳氏三狀元讀書的地方。如今已經列入市級文物保護單位。

        陳母馮氏對三兄弟要求非常嚴格,三兄弟也很刻苦,他們效古人“頭懸梁,錐刺股”潛心學習,十年寒窗,一舉成名,淳熙三年楊異悚題:“入戶真君子,當巖數老龍;石泉分左右,苔蘚自春冬;清議今猶在,歸耕興竟濃;日長有如此,哪肯顧千鐘”。清朝學士李允修刻碑贊道:“間氣三芝秀,幽巖勝跡留,科名成鼎足,伯季應鰲頭”。歷代全國的文人雅士紛紛來“漱玉喦”瞻仰先賢,留下了無數贊頌三狀元的石刻文字。這里風光秀麗,環境優美,冬暖夏涼,洞內右側有一小譚,潭水清澈見底,甘甜可口。附近的游人都常來這里喝幾口狀元泉,沾點靈氣。洞頂刻有“漱玉嵒”三個正楷大字,這就是遠近聞名的“書嵒灣”。

        這個石環孔就是三狀元當年效仿古人,頭懸梁、錐刺股,系發處。紹興二十二年黃登禮題詩曰:邃象棬鼻風煙掌,玉女輕松霽雨環;祗此定非塵無境,更從何處覓三山。

        這口埋在深處的古井就是有名的思鄉井,井水清甘甜可口,相傳,三狀元父子都在京城做官,不放心母親,便接到京城奉養,誰知道母親馮氏天天悶悶不樂,不久就病了,一問方知,原來陳母思念家鄉,想喝一口家鄉的水,于是三個兒子就在“漱玉嵒”旁邊鑿井一口,千里送水孝敬娘親。陳母喝上家鄉水后病體康復,長壽而終。

        這座古老的建筑群就是瑞筍堂,瑞筍堂是一片階梯式布局的三進院落,曾經是后人供奉陳三狀元的祠堂,后來歷代被作為縣衙使用,如今早已年久失修,院內雜草叢生殘破不堪,過往者無不痛心疾首,好在有“南部縣三陳歷史文化研究會”的會員們,不辭辛勞上下奔走,無私的貢獻著力量才得以保全,免遭拆除??墒侨缃衽赃呌衷诿つ恳巹澬藿ǜ邩?。

        瑞筍堂俯視圖,在瑞筍堂有一副對聯:地接三元一門衍慶,家藏八字千古流芳。

        在瑞神堂旁邊有一座陳翔墓,此墓現由陳堯佐第35代后裔陳世民先生修繕,常有全國各地陳氏后裔前來祭拜祖先。據史書記載,唐朝末年,陳翔隨西川太守王建入川,時任王建的書記令,后來又做新井縣縣令,因不滿王建背叛朝廷,于是棄官歸隱。陳翔逝世下葬時,天降鴻雨七日,地生石筍三根,后來子孫將相輩出。石筍毀于文革。道光二年,南部縣縣令李澍題瑞筍詩:新井縣中石筍生,連床風雨讀書聲;崎木啣鼎無雙品,占盡鰲頭第一名;此日跡留西水曲,當時紙貴洛陽城;春乃得意馬蹄遙,仍是陳家難弟兄。

        這一座普通的石橋,名為“金魚橋”,名字源自北宋大德良母陳母馮氏“杖墜金魚”的歷史故事。當年陳堯咨高中狀元,被派往荊南任職,任滿回鄉探親,在金魚橋上與母親馮氏相遇,母親問他在荊南任職期間有什么政績,陳堯咨回答說“荊南那個地方,地處要沖,來往官員很多,每天疲于應酬,客人每次都要看我表演射箭,所有人對我的射技沒有不服的”。陳母聽了陳堯咨的話,十分生氣,怒斥道:“我教育你讀圣賢之書的目的,是要讓你報效國家,為民造福,你卻沉迷于這些雕蟲小技,太令人失望了呀!”說完,陳母舉起拐杖痛打陳堯咨,把陳堯咨身上佩戴的欽賜金魚打落水中,金魚橋由此而得名,橋下的河也叫著金魚河了。陳母杖打狀元郎的故事流傳千古,時刻啟發著為人父母的人們,如何教育子女,時刻激勵著無數后生們怎樣立志成才。

        金魚橋是一座承載著厚重歷史的大橋,在當時是全國最有名的橋。道光二年,南部縣縣令李樹題 “金魚掀浪”詩曰:解組荊南拜藹初,萱堂有力打金魚;未經三月桃花浪,墜入一庭燕尾渠;梨杖教忠原如此,堯咨善射又何如?平生誌氣消除盡,恨不當年讀父書。

        三陳祠堂是當地人們為了供奉陳三狀元而修建的,三陳祠坐落在金魚山三陳文化公元里,這里面不僅供奉著三陳的塑像,還收藏陳列了很多重要的歷史文物。

        這些古碑彌足珍貴,為研究大橋歷史與三陳文化有極為重要的價值。

        這個剛發現的三個石洞里橫著寫了“韞玉巖”三個大字。

        作為川北的大橋鎮這個不起眼的小鎮,很普通,普通得路過的人,很難對她留有一絲半縷的記憶。她就像一個蓬頭垢面的乞丐,沒有人愿意多看她一眼,任憑風吹雨打,身上覆蓋了厚厚的塵埃。就在這灰暗的沉沙中,埋藏著她曾經的輝煌和榮耀。塵埃中的大橋古鎮跟“韞玉巖”一樣,正期待著各位專家學者前來考察、研究、揭開一層層神秘的面紗。南部縣的三陳狀元精神,也在翹首期盼,渴望早日再現輝煌。

      (來源:掌中大橋)

      聲明:此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若有來源錯誤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權益,您可通過郵箱與我們取得聯系,我們將及時進行處理。郵箱地址:2238655379@qq.com

      本網責編:楊冉

      關于我們 |  人員查詢  |  網站聲明  |  聯系我們

      投稿郵箱:2238655379@qq.com     電話:18160189866
      主辦:南充市金金源廣告傳媒有限公司     備案號許可證:蜀ICP備2021006796號
      Copyright? 2021 四川傳媒報道網 版權所有   技術支持:鴻達網絡
      本網部分內容轉自其他媒體,轉載的目的是為了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,如因作品問題請在七日內聯系本網。
      久久免费看少妇高潮片A特黄